Château Margaux

承载500年历史昂首前行

1500-2019

16世纪

酒庄 诞生

玛歌酒庄漫长而富有激情的历史绝非三言两语所能概括,或许可以这样说起:“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,玛歌酒庄…”

17世纪

贝尔隆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数百年来一代人接着一代人不懈努力,人们的高超技能与敢于创新的精神,逐步把玛歌酒庄的葡萄酒推向卓越葡萄酒的殿堂。且让我们回忆一下在18世纪初酒庄主管贝尔隆(Berlon)为庄园带来的发展。

18世纪

黄金世纪

1705年,《伦敦公报》宣布首次拍卖优质波尔多葡萄酒:230桶“Margose”!1771年份酒是第一个出现在佳士得目录中的“claret”(波尔多红葡萄酒)。

1801年

拉科洛尼亚 侯爵

拉科洛尼亚侯爵贝特朗·杜阿(Bertrand Douat,marquis de la Colonilla)收购了庄园,他觉得现有邸宅与葡萄园的声誉不相称,决定拆掉重新修建新宅,这些建筑至今仍让人赞叹不已。

1815年

梅多克的 凡尔赛宫"

为了重建城堡,贝特朗·杜阿请来当时在波尔多最受关注的建筑师路易·库姆斯(Louis Combes)。玛歌城堡成为路易·库姆斯的杰作,享有“梅多克的凡尔赛宫”的美称,是法国少有的几个新帕拉第奥式风格建筑之一。

1830年

亚历山大·阿瓜多

拉科洛尼亚侯爵的儿女对酒庄毫无兴趣,便把它卖给了亚历山大·阿瓜多。亚历山大·阿瓜多是第一个购买顶级波尔多酒庄的银行家,他已很富有,他购入玛歌酒庄目的并非是要继续扩大其财富,而是把它作为一份高雅的财产和舒适怡人的城堡住所。

1855年

酒庄正式评级

拿破仑三世为梅多克的优质红葡萄酒做了一件好事,第二次世界博览会1855年在巴黎举办,他借此机会为包括著名梅多克葡萄酒在内的法国产品歌功颂德。

1879年

皮耶·威尔公爵

1879年,欧仁尼皇后的苏格兰宫廷贵妇、阿瓜多之子的妻子埃米利·麦克唐奈将酒庄出让给皮耶·威尔公爵(Pillet-Will)。这是一个对梅多克葡萄酒产地非常不利的一个时期,梅多克几乎同时受到全球经济大萧条和真菌病害的严重影响。

1950年

吉奈斯泰父子

弗尔南·吉奈斯泰(Fernand Ginestet)和他的儿子皮埃尔掌控玛歌酒庄。弗尔南靠葡萄酒批发发的家,他的朋友西贡市长是葡萄酒进口商,是他为弗尔南·吉奈斯泰寄来购买酒庄的钱款,吉奈斯泰家族在1950年才购买下酒庄全部资产。

1977年

安德烈·门泽普洛斯: “一个希腊人在梅多克”

1977年,安德烈•门泽普洛斯买下酒庄。看到城堡门厅外的爱奥尼亚式石柱,他不禁联想到家乡希腊,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欣慰。他运用自己的高度智慧,为玛歌重新登上巅峰、再次坐上本属于它的首席宝座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

1980年

科琳娜•门泽普洛斯:踏着父亲的足迹

当年曾对“梅多克的希腊人”深怀戒心的葡萄酒界,如今又对安德烈•门泽普洛斯的离去百般不安,这是因为安德烈有胆识,有远见,激情满怀,让所有怀疑他的人信服了。他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了酒庄葡萄酒质量,让酒庄重现旧日风采。

2015年

向伟大的葡萄酒致敬——两个世纪的建筑

玛歌酒庄的历史和声望不仅源于所在地独有的内在特质,也是五个世纪以来人们不断辛勤劳作、协同努力的结晶。我的父亲André Mentzelopoulos如果依旧在世,他现在已经有100岁了。然而在极短的一段时间内,他也许扮演者玛歌酒庄历史上最有决定作用的角色。

21世纪

今天

21世纪初,波尔多葡萄酒获得空前成功,全球似乎都看好波尔多,需求持续增长。面对葡萄酒业的欣欣向荣和世界其他葡萄酒产区的日益兴旺,玛歌酒庄的经营环境更具竞争力,但同时也突出了酒庄的独特市场定位——大享岁月沉淀下风土之福的1855年评级一级酒庄。